鳳凰涅槃

鳳凰涅槃
  • 副標題管弦互訴柔美演繹 樂舞交融空谷絕響
  • 55 105 110 115
  • 藝術家中央芭蕾舞團交響樂團
  • 樂風西方古典
  • 類型西方古典
  • 時間2006
  • 價格55
  • 副標題管弦互訴柔美演繹 樂舞交融空谷絕響
  • 點擊次數:  更新時間:2019/04/29  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

詳細描述

0:00
0:00
  • 瓊花獨舞,常青指路
  • 南府祝壽 (南霸天做壽)
  • 娘子軍操練舞
  • 愛情雙人舞,迎親大典
  • 東方漸曉,草原歡騰
  • 保護羊群
  • 急尋小羊
  • 小姑娘舞
  • 女山民舞
  • 愛情雙人舞
  • 夢玄鳳
  • 向往

沉寂數十年壓箱之寶驚艷現世

中國舞劇音樂無可逾越的豐碑作品

“中國的皇家芭蕾”傾情完美演奏

殿堂級現場錄音大師嘔心力作

德國權威工程師全程后期制作及母版制造

亞洲頂級八百平米專業錄音大廳

世界最先進設備DSD5.1聲道環繞立體聲錄制發燒天碟

瑞鳴音樂

 

火中。

身影在舞蹈。

沖天的烈焰熊熊燃起,火舌翻卷著噼啪的聲響。

跳躍,飄忽,婀娜,凝神……

火光映紅了夜晚的天空,將這舞者的身影投射到山嶺和蒼穹,投射到大海和平原,投射到寒風凜冽的冰天。

閃過吉光片羽,閃過靈逸身形。燒得焦黑,又蛻出絢爛。

哀鳴,或許是歡歌,在火焰的呻吟中生長,喜悅和戰栗奇妙地并存。

那精靈的翩躚舞影,愈舞愈輕飄,愈舞愈高飛,幾乎要消弭無形。

然而,在接近尾聲的那一瞬間,行將寂滅的火堆里突然飛升起燦若云霞的裙翎,重生的鳳凰一飛沖天,華美芬芳的光芒片刻奪去了天地間的所有色彩。

瑞鳴音樂

因為,——

崇仰那般炫舞的綽約豐姿,崇仰那般超乎凡間的儀態萬方,更崇仰它隨心所欲的自由翱翔,崇仰它輪回不盡的激昂生命,崇仰它始終如一地選擇那樣絕美的姿態活著或死去。

所以,我們用舞蹈這種方式,學習著鳳凰的美,摹擬著它的飛翔或棲眠的姿態,用人類的方式傳承著鳳凰那不息的尚美精神。正如明代的梁辰魚在《浣紗記·演舞》所吟詠的:“舞所以導人沉滯,故春風起于筵上,夜有聚于樓頭,古有翥鳳翔鸞,縈塵集羽,折腰翹袖,《激楚》《陽阿》,俱要俯仰應聲,抑揚合節。”

舞者,便是人間的鳳凰。為舞而歌的音樂,便是鳳尾上最令人心醉神馳的華麗長翎。

這張小輯,即精選了中國舞劇作品中最柔美最動人的音樂段落。這其中,有膾炙人口、傳頌半個世紀的名篇,也有融會中西引起巨大反響的新作,更有留存多年令人驚艷的壓箱之作。《草原兒女》的昂揚,《祝福》舞曲的歡騰,《文成公主》的純美和熱烈,《玄鳳》的璀璨奇幻,《向往》的甜蜜明亮,還有《紅色娘子軍》的經典激情,這些凝聚著樂與舞的超凡魅力的篇章,在這風起云涌的瞬間,讓你聆聽的心靈如沐花雨,如帆鼓風。在欣賞間嘆息,在嘆息中落淚,在落淚后歡暢。

選擇中央芭蕾舞團交響樂團的演奏,也許是選擇了最接近舞劇音樂精髓的體驗方式。中央芭蕾舞團以“中國皇家芭蕾”之稱享譽世界,代表著亞洲頂尖的舞蹈水平。交響樂團的藝術家們,數十年浸淫于舞蹈和音樂交相輝映的藝術境界之中,他們純熟的演奏技巧和對曲目千錘百煉的深摯情感,最大可能地貼近芭蕾舞蹈的精神本質,使得這些舞劇音樂的寶石,洗濯出格外閃耀的光芒。柔美細膩的管弦交織,搖曳心旌的動情演繹,令整張專輯體現出恒久動人的瑰麗色彩。在錄音現場聆聽中芭所演奏的《紅色娘子軍》,那傳揚了幾十年無比熟稔的曲調,由這群演奏過數百場“娘子軍”的藝術家奏來,是一種直抒胸臆的純粹美感。

瑞鳴音樂

豈止是《紅色娘子軍》艷驚四座,專輯中的多首曲目都堪稱空前絕唱。《草原兒女》中突破性地將中國竹笛和蒙古族馬頭琴運用在交響樂中,濃郁的民族風格和逼肖的環境色彩描摹令人贊嘆。《文成公主》將交響技法與藏族踢踏舞完美交融,無論是優美的愛情雙人舞還是盛大的皇家婚典場面,都令人如臨其境,動人心神。《傷逝》的哀婉細膩,《祝福》的強烈的地域民歌元素,都在中芭藝術家們的精妙演繹中瞬間成為經典。

瑞鳴音樂

此次錄音力邀亞洲頂級優秀的錄音師李大康操刀,在中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八百平米錄音大廳錄制。這座亞洲頂級的專業錄音棚的面積和自然混響效果都令人瞠目結舌,閃亮而肅穆的管風琴折射出音樂經典的光輝。為了錄制這張國內罕見的DSD5.1聲道環繞立體聲發燒天碟,錄音現場動用了世界最先進的SACD全套錄音設備。而不遠萬里遠赴德國進行后期制作和母版制造,更最大程度地保留和提升了真摯而璀璨的音色。錄音時所用的一架上世紀四十年代的斯坦威鋼琴,亦因其撲朔的傳奇色彩而備受矚目,據說它曾是二戰期間德國送給日本天皇的禮物,但在運送的途中德日戰敗,這架作為戰利品繳獲的鋼琴陰差陽錯地成為了歷史的見證,奏出和平的音符。

隨風而舞,隨舞而吟。管弦之美,美在如心弦撩動;交響魅力,更多是因為轟開了胸臆的共鳴。純美而激動人心的這一段聆聽,是旅程,亦是瞬間。半個世紀的光陰與夢想在這樣的瞬間飛揚著,交織著,如碩麗嫵媚的花朵,臨空怒放在片刻的內心潮涌中,不能平復,亦不愿凋去。

上一條:敕勒歌  下一條:國樂·炫技
奖末平分野1手免费试玩